“五年前,对绝大多数人来讲,医美是一个遥远的话题。现在,至少在一二线城市的年轻女性当中,人们不再谈整色变,大家普遍对医美有一个客观、理性的认知。” 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表示。

从数据上看更为直观。

据全球知名咨询机构沙利文(Frost Sullivan)测算,2019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量将超过美国、巴西、日本、韩国等医美消费大国,居全球第一。2014年中国合规医美市场规模为521亿元,2019年增长到1521亿元,5年增长了192%。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Q3,医美行业MAU突破千万,这一数字在2019年初为700万,而在2018年初仅为250万。

640-5

今年暑期的一则新闻,更是展现当今消费者对于医美的认可程度。高考后女生“扎堆”割双眼皮,有的医生甚至每天要做5场双眼皮手术。

《2019年中国双眼皮消费报告》显示,每年的3月份人们开始咨询双眼皮手术,6月双眼皮的手术预约量达到峰值,7月双眼皮的手术量达到峰值,9月方消化完毕之前的增量。

这也对应了QuestMobile数据里,暑假出现明显季节性小高峰的现象。

从忌讳到坦然面对、接受,从“整”到“美”,消费者对医美认知的改变也恰恰反映了医美行业这五年来的变迁。

实际上,除了互联网医美平台,用户、医生、实体医疗机构、上游供应链这些其他医美产业链也都在变化。为了更深层次地了解这些变化及背后的原因,我们采访了六位医美产业链中的不同角色代表,看看他们眼中的“医美这五年”。

他们分别是: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长江华、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华熙生物医美市场总经理王璨、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医美达人和机构创始人吴晓辰、医美医院咨询师管会会。

640-6

图为2019新氧盛典上新氧为行业内有特别项献的杰出代表颁奖

 “过去5年,新氧对行业作出的最大贡献是推动了整个社会大众对医美的一个认知的改变,这是拉动整个行业快速发展的一个基础。”

——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

过去5年,医美行业的变化,一方面在需求端,消费者的构成、年龄、学历、消费水平、对行业的认知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另外一方面,在供给侧,机构在经历优胜劣汰的洗礼,不好的营销手段开始失效。这使得过去一两年中国医美行业处在一个阵痛期。

医美机构依旧能通过美容院、线下广告、线上综合平台广告获客,但随着消费者对行业的认知越来越清晰,行业透明度逐渐提升,机构面临的压力也在加大。

与此同时,2014年崛起的垂直医美平台开始大展拳脚,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最近一个季度,新氧新媒体矩阵的月度阅读和播放量达到了14.48亿次,在医美认识、科谱、论理方面覆盖了广泛的人群。

新氧做为医美社区、媒介平台,之所以得到认可,在于它完成了一次规则重构。建立了医生与消费者的直接对接渠道。在新氧,医生可以用非常低的成本,直接跟消费者建立连接,留下消费者评价,形成长期影响力,建立医生个人IP。

现在,越来越多的医生愿意用生动、直接的方式跟消费者沟通,内容包括专业知识,也包括生活领域和审美的信息。

蒋亚楠原系武警总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副主任医师,2014年离开公立医院,在民营机构磨砺两年后,2016年开设了自己的诊所。在过去的一年中,蒋医生在新氧的医生问答、视频面诊、医生说这三大板块做了深耕,帮助了1万多人次的求美用户解读了整形困惑。诊所在新氧上的年GMV过百万,成为其线上获客的最大来源。

五年前普遍不理解新氧的医美业内人士、机构,开始积极地在新氧上获客,甚至摸索出一套机构在新氧的运营模式。

这是一个从了解到拥抱,再到主动去研究的过程

640-7

图为新氧董事长兼CEO金星

过去一年对新氧来说非常重要,首先,完成上市,成为全球互联网医美平台第一股,这代表全球资本市场对中国医美行业的认可;

其次,新氧品牌开始慢慢出圈,从一线城市,向新一线、二线城市渗透;从医美领域,向齿科、体检、皮肤等其它消费医疗领域延伸;

第三,围绕为医生赋能,在线上丰富医生问答、直播、视频面诊等功能,在线下投资共享医院,为医生提供线下手术场地。

五年以前,新氧发展的目标是成为行业里最大的流量入口,这个目标在去年已经达成。未来的发展目标是成为整个消费医疗领域最大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深入产业,提升运营效率,降低成本。

在金星眼中,五年仅仅是一个开始,消费医疗领域未来会迎来成百上千倍增长,因为新氧做的不仅仅是整形,而是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美好。

“过去五年我总的感觉是医美行业的发展太快了!”

——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长江华

1985年,江华大学毕业成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当时中国整形外科的实力很弱,机构少、床位少、医生少。早期主要的医美项目只有三个:双眼皮、隆鼻、麻子脸磨平。

据江华自己叙述,当时做双眼皮手术,有很多医生会来看。中国人的眼睛能变成洋人的眼睛,这让大家觉得很新奇。当时江华就坚信,未来30年,整形美容会成为学科的主流。

过去五年,江华最大的感觉是医美行业的发展太快了!政府一系列监管措施的出台,是为了让医美机构更规范。这个行业如果要好,要发展,必须回归医疗本质。有人认为,医美行业的冬天到了。恰恰相反,江华认为医美行业新的春天即将到来。

640-8

图为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会长江华

关于未来医美的经营模式,江华认为必然是以人才和技术为中心,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长期健康可持续性地发展。

“五年经历的变化:一客户将咨询师当做医生,非常信任——当成大忽悠,不信赖——当成沟通和探讨的对象。”

——医美医院咨询师管会会

在管会会眼中,过去五年医美行业最大的变化是,当年选择医美的客户都是带着怀疑的心态,但是他们愿意听医生的,现在选择医美的客户很坚定,但是会跟医生探讨手术方案,有自己的想法。

管会会自己做过吸脂,丰胸,隆鼻,线雕手术,她认为一个优秀的咨询师必须自己也医美,才能真正了解客户的感受。

咨询师要对生命有敬畏,要对美有认知,一定要有的素质是“爱”,一定要博爱,要真心为别人着想,最最重要的是洞察力,了解客户需求之下的真实情况。

管会会举了一个例子,她有一个客户想要做眼睛,认为自己的双眼皮窄,要欧式双眼皮,其实她的双眼皮一点也不窄,用尺子量了一下有一厘米。

“那为什么要更宽?说明客户内心想要的是欧式大眼睛,但大眼睛不一定要很宽的双眼皮。”最后,结合具体情况,管会会建议做眉弓、提眉,同时去除一些上眼睑皮肤,因为厚皮肤偏多,会让眼睛看起来不够清透——用更有效的方法达成客户的真正目的。

管会会说,要把手术看成作品,完成作品要三方意见,客户意见、咨询师建议、医生操作。“客户想要的、我能给的、客户适合的,三者要统一。”

“今天大众对整形的包容度更强,对整过容的人没有有色眼镜。”

——医美达人、医美机构创始人吴晓辰

吴晓辰自己是一位医美达人,眼睛做了两三次,鼻子做了六次。但五年前在韩国做磨下颌角的手术,找了黑中介,手术失败,口腔内有两厘米的伤口没有缝合,一直流血。身处异国他乡,语言不通,法律意识也淡薄,在韩国都不知道去找谁,医美中介没有任何答复。

她恢复了半年多的时间,深陷抑郁,最长有两个月待在家不出门不见人,觉得人生就完了。

因为自身经历,觉得市场太缺乏既对客户负责又有专业医疗技术还懂审美的医美机构,下颌角修复好后,从15年年底开始策划开医美医院,找了给自己修复的医生当合伙人,大家的想法一拍即合都觉得缺乏特别规范,价格体系透明的机构。

16年开始,吴晓辰在新氧平台上分享了自己整容的经过和案例,很多人很震惊,你在你的模特行业已经很好了,为什么要分享这些,很不理解。

“这是我真正经历的东西我就想告诉别人,希望可以身体力行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行业状态。不想让别人也走我走过的弯路,希望别人更多的选择,更好的选择。”

“玻尿酸从价格昂贵的贵妇产品,转变成学生党也能消费得起的普惠医美产品。”

——华熙生物医美市场总经理王璨

 华熙生物是全球最大的玻尿酸生厂商之一,也是中国本土品牌,这家公司2008年在港股上市(退市后它于2019年11月于科创板上市)。

王璨对医美这五年的感觉是从玻尿酸展开的。一个是价格,一个是产地。

640-9

图为华熙生物医美市场总经理王璨

最初,消费者只认进口玻尿酸。但由于价格昂贵,单价基本上在一万到两万块钱一毫升,只有富裕人群甚至明星才有能力消费。

对王璨而言,互联网医美平台的发展极大的拓展了客群,让更多的消费者对医美产生认知。行业的扩张,也使玻尿酸伴随行业发展经历了一波快速的发展,据他透露2015年、2016年的增长率达到200%,是之前的五倍甚至十倍。

伴随用户红利,国产玻尿酸产业也迅速发展。不仅质量越来越好,价格也越来越低。

王璨甚至直白的表示,“从专业的角度来看,国产的某些领域某些特性上面,甚至是超过进口。很多学生党也能消费得起玻尿酸,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

“今年新氧的IPO之后,一些投资人跟我讲,他们的确误判了这个行业。”

——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

经纬创投是新氧最早和跟投次数最多的机构投资人,五次注资,并陪伴新氧完成赴美上市。

王华东表示,在与一些投资人聊天时,很多投资人都表达了误判医美行业的想法。

“在医美行业中,可能每天有几万名几十万名消费者成功地完成了医美项目,出事故的是少数。但是媒体往往会报道严重事故,而非行业的全貌,这其实对于这个行业来讲是不公平的。”

经纬创投2013年开始关注医美行业,王华东认为新氧的价值是改变了过去存在于医美行业的最大弊端——信息不对称。此前机构存在看人报价的现象,这对于消费者的体验和医美行业的观感来讲是非常糟糕的。

在王华东看来,新氧解决了的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让机构在线上明码标价,且通过用户评价还原消费能力。

640-10

图为经纬创投合伙人王华东

从投资人的角度,王华东还看到医美行业发展的空间。他认为,中国医美行业远未成熟,处于起步期,未来规模可能会达到上万亿。

“对于任何一个服务行业来讲,它如果能够做到足够大的规模,就是靠产品的越来越标准化和服务的精细化。”王华东认为,未来五年医美行业的核心还是产品和服务。

新氧重构医美认知、规则和产业模式

从六位亲历者的叙述中我们发现,这五年来医美最大的变化可以分为几个方面:

第一,消费者对医美认知的变化,从忌讳到接受,新氧这样的互联网医美平台对医美科普、出圈起了推动作用;

第二,消费者从将信将疑到主动参与,正如管会会所说,行业透明度提高之后,医美消费者的心智变的更加成熟;

第三,互联网的介入改变了医美行业的既有规则,新氧打破了部分医美机构的获客方式,增加了医生的个人IP影响力,做到了比传统更好的供需匹配,搭建了一个覆盖医生、消费者、咨询师、上游供应商、医院等等全产业链的交流平台;

第四,随着监管介入及政策出台,“黑诊所”将成为历史。尤其是在新氧的推动下,对医美医生个人IP的塑造,以及共享医院的逐步推进,未来医美行业会更加规范。

医美这五年,新氧还不止是一位亲历者,也是重要的参与者,甚至可以说是产业基础设施的打造者。

回顾这五年,新氧作为头部垂直平台都做了哪些事呢?

第一,提升医美机构行业透明度,同时借助互联网建立消费者与医生的深度沟通渠道,增强消费者对机构和医生的信任;

第二,重构规则,新氧打造了一个消费者与医美机构的新连接方式,并以此让医美机构重新考虑自己的营销配比,甚至摸索出一套机构在新氧的运营模式;

第三,重塑行业信心,包括消费者的信心、医生的信心、机构的信心,以及社会大众的信心。

总结下来,新氧所做的这些事,将有助于医美行业的转型、突破圈层,承载更大的市场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