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乱了计划怎么办?“预测最坏的,准备最好的,把握可控的。”驭势科技创始人吴甘沙如是回答亿欧汽车。

刚刚过去的两个月,因为疫情影响,不少企业备受打击,但驭势科技所在的无人驾驶领域却迎来了一个发展小高潮。2月底,驭势科技也发布了一个好消息:在B轮融资中获得博世创投、深创投、中金资本等机构的加持。此外,驭势科技也将在不同的垂直场景中落地无人驾驶技术。

从组队研发到实现常态化运营,驭势科技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

640

3月初,驭势科技宣布,与上汽通用五菱合作的无人物流项目已于去年11月在宝骏基地开启常态化运营。一个月后,驭势科技在香港国际机场的无人车行李运输服务也同样成为常态化运营项目。

这意味着,驭势科技已在这两项无人物流解决方案中实现了“去安全员”化,能够不间歇运营,为工厂和机场节省成本。据测算,宝骏基地内,驭势科技无人物流车单条运输线路可节省50%以上人工成本,去年11月启用至今,其提供了超过6000次的运输服务,行驶里程过万。

驭势科技将之称为“交钥匙”解决方案,核心就在于公司自行打造的由“车脑+云脑”组成的U-Drive智能驾驶系统。向下,“车脑”能够集成AI算法智能驾驶,适配多种车型;向上,“云脑”能够部署在基础设施或云端,嵌入至机场、工厂、港口等不同业务场景中。二者相配合,车辆便可实现自动驾驶。“我们这样说,把‘钥匙’交给客户,让他们去使用吧。”公司CEO吴甘沙如此解释道。

或许正是由于这套方案的存在,驭势科技得以受到博世关注,在资本寒冬中收获一笔资金。

640-2

一边是新融资,一边是常态运营项目,驭势科技正按原计划稳步前进。早在成立之初,这家公司就认识到应用场景商业化落地速度的重要性,以“高频、刚需、可量产”为标准进行布局。在吴甘沙的设想中,为专用车和商用车应用场景打造无人化解决方案,是公司的最佳盈利计划。

过往,驭势科技探索了乘用车、物流、微循环公交等多个无人化解决方案,如今,无人物流显然已成为公司现阶段业务重心所在。

得益于去年年底的部署,疫情期间,驭势科技无人物流车仍在五菱工厂和香港机场内不停歇运营,且不再需要安全员和工程师在现场提供支援。这背后透露出公司的两大能力,一是对场景的理解能力,二是远程支持能力。“通过‘车脑+云脑’,我们可以实现远程监测、开关机、故障诊断等功能。”吴甘沙表示。

另一层面而言,这套系统为驭势科技紧急研发无人配送、消毒小车也提供了支持。“两三位工程师在几天时间内做了几款原型车,现在正在为客户提供配送和消毒服务。”吴甘沙介绍道。

他曾表示,无人物流将在2020年迎来真正增长点,成为公司未来两年主要收入来源。现在,新的增长点似乎已经到来。

01 谈疫情

亿欧汽车:疫情对自动驾驶产生了哪些需求?驭势科技如何满足这些需求?

吴甘沙:坦率来讲,我们之前做的都是相对大型车辆的自动驾驶,但疫情中出现的更多是对自动驾驶小型车辆的需求,比如无接触配送、测温、消毒等。我们2月6日复工,从合作伙伴那里拿了两个底盘后,2月10日开始有两三个工程师紧急开发小型自动驾驶车型。稍微大一点的底盘做室外无人配送车,小一点的做室内无人配送。当时用了几天的时间做了几款原型车,它们现在正在我们北京工作地园区内做无接触配送,也在客户大型工厂内提供无人消毒服务。

亿欧汽车:现在有多少辆车在五菱工厂中运营?

吴甘沙:之前大概有十几台无人物流车,这次我们又运了两台小车过去。

亿欧汽车:如何在短时间内打造自动驾驶车型?

吴甘沙:将我们之前车脑+云脑这套系统与底盘相结合,让这个车能够跑起来,再在外面给车辆做一个“盒子”,基本就可以用了,我们没花太多时间。毕竟开发时间非常短,所以从产品形态而言,这个车还是相对简单一些,但实际应用过程中表现还是很好的。

亿欧汽车:在此过程中,驭势科技获得了哪些外界支持?

吴甘沙:地方政府和客户对我们都非常支持。驭势科技最大的车辆改装测试基地位于浙江嘉善,2月10日浙江疫情还是蛮严重的,我们复工面临很多风险。这时,地方政府为我们提供了一次核酸检测,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复工,所以当时有二十位左右员工马上投入工作中。客户方面,上汽通用五菱工厂将他们制造的很多口罩,分了一部分给我们。

亿欧汽车:疫情会对公司产生哪些影响?驭势科技如何应对?

吴甘沙:针对疫情,我们提出要“预测最坏的,准备最好的,把握可控的”。

预测最坏的,假设疫情6个月、12个月都不结束,公司该怎么办?这个时候现金流最重要。准备最好的,假设疫情在四五月份好转,下半年工厂方面就可能会爆发无人化需求,比如工厂一人生病全员隔离,或工人被关在原籍无法复工,那我们就要考虑自己的产品、技术、供应链等是否已经Ready。把握可控的,有三点。一是近几个月我们可能无法频繁拜访客户,所以更要为现有客户提供最一流服务,确保对方业务不中断;二是抓紧时间为下半年做准备,打磨产品,服务好中小型客户;三是借此机会做团队建设和制度建设,使我们身体和组织变得更加健康。

02 谈业务

亿欧汽车:什么是“交钥匙”解决方案?进展如何?

吴甘沙:当时我们想做一个AI驾驶员,能够为各行各业提供代驾服务。所以我们打造了U-Drive智能驾驶系统,这是个“车脑+云脑”组合,能够适配多种车型,也能嵌入机场、工厂、港口等不同业务场景中。这就是“交钥匙”解决方案,摆脱部分人力操控,是最理想的状态。

目前我们在宇通无人驾驶巴士上、香港机场的25吨无人物流车上、五菱厂区物流车上,跑的都是一套系统。接下来我们希望从头部客户做到很多中小型客户。

亿欧汽车:技术上是如何实现的?有具体案例可以分享吗?

吴甘沙:之前我们给了他们一套工具,包括一台平板电脑,工程师会做一些调度、控制车辆等工作,其他都是客户在操作。这其实是我们的一个设计理念——“车脑+云脑”,云脑的话,我们在上海、浙江的公有云和数据中心里都有部署,之后可以通过云端清楚了解车辆状态,且能对其进行适当干预,目前远程支持能力正在快速提升中。

这方面,其实助力五菱工厂复工是非常典型的案例,我们工程师无法进入他们工厂中。无人车在春节期间停了很多天,最后也是五菱工厂这些工人重新开机让车再次跑起来的,这个挺鼓舞我们。香港机场无人物流车的话,春节不停歇运营,由于新过去的人要隔离,我们也没有人过去。之前我们在那里部署了远程监视和控制系统,在类似于专网的网络环境中运营,延迟较低,能实现实时控制、远程检测状态、开关机、诊断故障、数据分析等操作。当然,如果迫不得已需要现场支持,我认为我们的工程师也不怕疫情,会第一时间出现。

亿欧汽车: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在香港机场做运营?

吴甘沙:我们非常看好机场场景。一是这里的人和车的行为都相对规范,技术上而言,能够很快无人化;二是机场工作条件恶劣,夏天地表温度60~80摄氏度,经常要三班倒,无人化需求很大;三是商业模式比较明确,香港机场人力成本不低,即便砍掉三个驾驶员一半的成本,也是一个不菲的数字。而作为“东方之珠”,香港标杆意义明显。当然我们在深圳也有团队,能够及时响应需求,给客户最好的服务。

03 谈行业

亿欧汽车:您认为本次疫情会对整个自动驾驶行业产生哪些影响?

吴甘沙:无人配送、消毒、测温都会是今年比较热的点,这种需求确实存在。但由于法律和技术等因素,目前更多是在特定场景中进行使用。另外,疫情也会促使工厂产生无人化需求,包括我们在香港机场的运营。春节期间,我们持续与机场客户进行沟通,很明显能感受到他们态度的转变,过去这块只是他们的一个“兴趣点”,现在可能已经变成“痒点”了,未来就可能演变为“爽点”。相当于是把这个时间阶段提前了。

亿欧汽车:未来三四年内,自动驾驶产业链上会诞生哪些新公司?

吴甘沙:RoboTaxi这块不太可能,特定场景可能有新机会,前提是必须要找到一个非常刚需的场景。我个人觉得,产业链的话,摄像头已经很成熟,看起来不太可能,雷达、线控等等可能会有新公司出来。

亿欧汽车:您如何看待“自动驾驶行业进入资本寒冬”的说法?

吴甘沙:2017年下半年和2018年的投资热点都是RoboTaxi,这是意在长远,大家的预期也比较乐观。2018年下半年后,港口、矿山等自动驾驶垂直细分应用场景中开始出现投资案例。为什么大家说2019年会相对偏冷?这时资本已经开始有商业化落地诉求了,但自动驾驶还有很长的路需要走,整个市场都在等待。

亿欧汽车:您认为之后资本会更关注行业哪些领域?

吴甘沙:他们会关注很多垂直细分场景,会从几个维度去看:一市场是不是真的很大,是否是真实需求;二业务快速扩展的可能性有多大;三商业模式是否成立。在真正使用之前,产品其实是享受了很多投资人和用户对它的一个想象的溢价,无人车真正投入使用了,就要担心它是否会出问题,运维成本能否降低,公司能否赚钱等。这三点看清后,资本是要抢着进来的。

亿欧汽车:在您看来,政府方面是如何帮助自动驾驶企业的?

吴甘沙:很多行业发展早期,政府出于发展产业目的,都会充当客户,帮助产业做冷启动。政府与企业成立合资公司运营Robotaxi,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还有一种场景是无人驾驶服务的是政府公共事业,比如环卫。在这种情况下,政府也会是其中的重要生态伙伴,会深入参与其中。另外,还有很多其他的像我们这样的物流场景,主要还是ToB。